<nav id="k8c9q"><optgroup id="k8c9q"><td id="k8c9q"></td></optgroup></nav>

      <li id="k8c9q"><tr id="k8c9q"></tr></li>
      <em id="k8c9q"><ruby id="k8c9q"></ruby></em>
      <rp id="k8c9q"></rp>

      <dd id="k8c9q"><pre id="k8c9q"></pre></dd><dd id="k8c9q"><big id="k8c9q"><video id="k8c9q"></video></big></dd>
      <nav id="k8c9q"><optgroup id="k8c9q"><table id="k8c9q"></table></optgroup></nav>

        <dd id="k8c9q"><pre id="k8c9q"></pre></dd>
        <progress id="k8c9q"><track id="k8c9q"><video id="k8c9q"></video></track></progress>
      1. <th id="k8c9q"></th>

            关于我们
            投资案例
            新闻中心
            活动入口
            社会责任
            联系我们
            松禾成长关爱基金会

            突破自我是深圳人的精神特质

            发表于:2020-06-10 来源: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5月27日上午11时,中国2020珠峰高程测量登山队成功登顶珠峰,好消息瞬间传遍全国。在大约22个小时后,又一个好消息传到深圳人的耳中——深圳山友厉伟、顾文婷、李晓林三人登顶珠峰,深圳登峰人数达到35人,共计39人次,登顶珠峰人数在全球处于领先行列。


            近日,松禾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创始合伙人厉伟、合伙人顾文婷回到深圳,并接受了深圳晚报独家专访,讲述攀登珠峰那些酸甜苦辣。第二次攀登珠峰的厉伟表示,勇攀高峰突破自我,正是深圳人的精神特质。


            两年前距登顶只差 500 米


            早在2018年,厉伟就作为北京大学珠峰登山队队长,与其他13名队员一起,希望以攀登珠峰的方式为母校献上120岁生日贺礼。不过,厉伟在8300米突击营地决定放弃登顶。那时,他距离登顶珠峰只剩下最后500米(海拔)。


            厉伟解释说:" 当时国家领导人很关注北大登山队,西藏当地不断增派人手给我们提供保障。" 不过他认为,北大登山队不能占用太多资源,否则会影响其他队伍。与几名负责人开会商量后,他决定留在8300米营地协助安全指挥,把自己的主向导(曾经12次登顶珠峰)留给团队做安全保障向导,保障团队顺利登顶。


            在最后一段放弃需要很大勇气。不过厉伟认为谈不上可惜:"团队登顶才是最重要的,这是我们北大珠峰登山队的共识。"厉伟说,山就在那里,一次登不上还可以再来一次。


            松禾资本把高海拔攀登作为公司团建项目。顾文婷2018年开始接触高海拔攀登,经过两年准备,已具备攀登珠峰的能力。今年4月,国内疫情防控形势好转,厉伟和顾文婷以及其他十多名队友一同攀登珠峰。


            用巧克力粉掩盖水的牛粪味


            4月底,厉伟和顾文婷第一次从珠峰大本营出发,到达6500米营地时,团队收到向导通知,要求他们下撤,理由是山上积雪过厚可能会引起小型雪崩。走在他们前面的珠峰国测队也暂时下山了。5月10日左右,厉伟、顾文婷等人第二次往上攀登,再次来到6500米营地,结果又因为雪崩风险再次下撤。


            几天后,团队第三次出发。一行人经过5800米营地,往上走了一个多小时又接到电话,要求撤回去。当时他们已经在雪山上待了40多天,长期处于低温缺氧状态,如果不能尽快完成攀登,身体消耗很大,若继续拖延,很可能会支撑不住。而且5800米营地的居住条件比较差,水源来自一处运输牦牛的栖息地,有一股牛粪味。


            顾文婷透露:"厉总(厉伟)特意在水中加了特浓郁的巧克力粉,试图掩盖住牛粪的味道,让我容易喝下去,但实际上完全盖不住,超级难受。"多次下撤的折磨加上糟糕的居住环境让团队情绪低落,不少队员觉得这个攀登季是登不上去了。顾文婷情绪也有些波动。她回忆说:"当时十几号人你一言我一语,甚至有人拍桌子踹凳子,大家都在崩溃的边缘。"


            登顶时脑袋一片空白


            厉伟是少数能保持冷静的成员,他相信向导的判断并慢慢平复了队友的情绪。经过一天等待,一行人又一次来到6500米营地,不巧的是天气再次延缓了攀登行程,继续休息两天。顾文婷说:"6500米被称为‘魔鬼营地’,氧气含量只有平原的 50%,而且身体供热御寒要消耗更多热量,消耗大于摄入。那两天什么都做不了,只能静静等待,太漫长了。"


            所幸折磨人的事情终于结束了。越过6500米营地后,团队顺利来到8300米突击营地。在那里,他们还遇到了下撤的珠峰国测队。厉伟感慨:" 国测队背着很重的仪器上山,在珠峰顶停留两个多小时,为了更好地操作仪器,测量队员摘下了氧气面罩。珠峰的氧气含量只有平原的30%,摘下面罩是非常痛苦的。这些测量队员回到 8300米时,连跟我们打招呼都很吃力。他们才是真正的英雄!"


            珠峰国测队的奋斗精神潜移默化地鼓舞着众人,让他们继续克服前路困难。5月28日凌晨2时,厉伟、顾文婷一行人从突击营地出发,厉伟终于踏上了两年前没有走完的那段路。


            当天上午8时许,顾文婷率先登顶:"没太激动,原本就是陪厉总完成一次挑战。在顶峰看他还没上来,反而有点忐忑。"向导不希望她待太久导致身体失温,所以很快催促她下撤。下撤了几十米时,顾文婷看到了厉伟,两人都很开心,在狭窄的峭壁上合影。顾文婷知道厉伟距离完成目标不远了,厉伟得知"战友"平安下撤,彼此放下了心头大石。


            厉伟比顾文婷晚了一个半小时登顶。他说刚到顶峰的时候,脑袋里面一片空白:"有点不真实,以前听说的九死一生、历尽艰险都没有发生。"过了几分钟,厉伟整理了思绪,想到自己的梦想成真了,便五体投地地跪在珠峰之巅:"百感交集,眼泪也掉了下来。我在心里感谢珠峰接纳我,让我可以匍匐在它的顶峰之上,感谢一切经历,让我实现了梦想。"


            创新就需要突破自我


            厉伟之所以将高海拔登山列为企业团建项目,就是希望员工不要自我设限,要敢于突破。在登山过程中,厉伟也希望让员工知道团队合作的重要性。他认为登高海拔山峰是很典型的团队合作,需要有各方保障、支援、辅助才能登上去,光靠个人能力很难完成目标。


            厉伟和顾文婷都是首次登顶珠峰,顾文婷成为了深圳第八位成功登顶珠峰的女性。厉伟点赞说:"顾文婷才三十出头,是非常杰出的青年女性,在这个年纪就登上珠峰,着实非常难得。从她身上能体现出深圳青年那种敢于挑战极限、不断突破自我的创新精神以及勇于克服困难、顽强拼搏的特区精神。"在完成珠峰攀登后,顾文婷已经定下了新的目标:这两年要到南北极走一遭。


            厉伟表示,松禾资本是一家科技投资公司,要与大量创新型企业打交道,必须具备不断突破自我,接纳新时代的思维。他说:"如果作为投资人不能打破自我设限,勇于突破自我,就很难理解创新者的想法和做法。我们在风险可控的范围内,不断突破,千方百计解决困难,达到个人的目标和理想,我觉得这是一种深圳企业家、深圳青年应该拥有的精神。"


            深圳晚报记者 林炜航

            原文载于《深圳晚报》


            粗长巨龙挺进人妻后臀_国产女人高潮抽搐喷水免费视频_老师张开腿让我爽了一夜_美女脱了内裤打开腿让人看的图片